欢迎访问“中国水利”网_波多野结衣在线观看-日本道专区无码中文字幕-影视大全
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准许从事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业务的网站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 编号:10120170019
   
         
 
 
         
 
 
 
 
 
黄河碑缘
 
分享到:
2021-01-07
 

  □李良

  

  这是八月天呢,大太阳刚跃上山峦,便辣辣地跟火球似的,逆照在黄河上头,白花花宛如铺了一层银子。河水暴躁地跳起来,吼叫着朝深谷撞了下去。

  你的打扮跟岸边的庄稼汉没有两样呢,一件白背心,脖子上挂一条擦汗的毛巾,不同的是胳膊里夹了一卷白纸,河风把你的头发吹得飘起,像一面猎猎作响的小旗。你望望湍急的河水,目光深邃而坚毅,向着险峻的峭壁走去。脚踩在沙滩上,足窝印深得像斧凿。

  这个地方叫黄河老鸦石,这上面有宝哩,凿刻着一块1200多年前的唐代水碑铭文。你昨天一大早就来了,在石刻下搭起了3米多高的架板。这一年是2006年,你77岁,一脚没有踩稳,从高处重重跌落下来,好半天没缓过气儿来。河水轻轻地拍着脸颊,你当时想将士马革裹尸,自己死在大河边的石刻下,也算死得其所了。你醒来揉揉红肿的膝盖,没有打退堂鼓,猫在不远处山坡的荒草里躺了一夜,这不一早就又吹响了“冲锋号”。已经连着在架子站上6个小时了,汗水顺着发梢滚落下来,淌到眼里蜇得直挤巴,两手忙着顾不上呢,直到拓得完全满意,你才像检到宝贝似地笑着下来……

  你见人就喜欢从柜子里,抱出像小外孙一样珍爱的拓片,兴致盎然地述说着镌刻在里头的一个又一个黄河的故事。“只要保留好这些真实的印记,后代子孙不管黄河的水有多深,都会在里头找到中华民族的根和魂。”你说这话时,沧桑的国字脸,像砥柱山风吹雨打水冲的岩石,凝重而深情。许久,你又喃喃自语:“传承不能光是口口相传,还得让子孙看到先人的足窝印记。”

  1966年,你被调到渑池县水利局工作,直到1990年2月退休,从局秘书到办公室主任、副局级领导,再没有离开过这个热爱的行业。退休后,老伴和女儿觉得“功德圆满”的你,该坐下来喝喝茶、听听戏、陪陪家人,颐养天年。你却转身拿起桌上的毛笔,坚毅地写下“烈士暮年,壮心不已”八个字,作为给家人的回答。

  你说一部中原治水史,等于半部中原发展史。黄河在为中原大地提供土肥、水丰、草美、大象成群的优裕环境的同时,其泥沙、改道、悬河的特性,也使得历朝历代对水事不敢掉以轻心,因此散落了很多水碑。它们或咏景、或状物、或记事、或写人,像一粒一粒的珍珠,串起了璀璨的民族文明之链,也为后人治水提供了借鉴和依据。

  你有一个早早就在心里扎下根的愿望:要编写一部《中州百县水碑文献》。你构思书成后分为六卷,卷一:水信仰;卷二:旱灾与赈济;卷三:水灾与抗洪;卷四:工程与管理;卷五:人物记事;卷六:景观、作品。然而,大量碑刻或毁于战乱,或因决口改道湮没。虽偶有“幸存者”,但不是在偏远地区,便是尘封在地下。要把这些碑收集起来,谈何容易。事儿再难,也总要人去做。与其坐着等,不如起而行之。万一干不完,后人接着干。自己有生之年,能做多少,就做多少。

  你为此做了充足的准备,通读了《启封中原文明》《黄河金石录》《河南碑志叙录》《金石萃编》《千唐志斋·拓片》《山阳石刻艺术》等上千本文献,查阅了南阳、周口、商丘、信阳、郑州、新乡、三门峡、安阳、济源9个地级市和89个县、21个县级市及跃进渠、引沁灌区志等新旧志书,复印了93个县市的水事志文,参阅了省、市、县政协文史资料100多本。你把这些“活儿”,开玩笑称为“打底子”。

  

  这年春节假期刚过完,年味在豫西这个小县城里还浓得很呢,你就义无反顾地背起包出发了。让你如此心急如焚的原因,是这些年记忆中锥心的痛。

  在离卢氏城东30多里远的范蠡山河口峡谷的悬崖上,有一个苍劲有力的古“雒”字。传说是大禹率众凿山开石,导洛东流,功成之时,挥剑刻下的。《尚书·禹贡》对此有记载:“导洛至熊耳”。1993年,修建水库,大坝合龙,水位蹿着朝上爬,如果不及时赶到拓下,原汁原味的“禹迹”将淹没在水中。后人观瞻也好,研究也罢,只能是“望洋兴叹”。

  豫灵镇灵宝市王家庄的群众,在修建房子从山上取石时,发现了一通河碑,你闻讯连夜赶过去时,村民正要将它大卸八块,好砌入地下当根脚。村民不愿白白耽误工夫,你便掏钱把碑买了下来,并让村民代为保管。这块碑立于宋元佑七年(1092年),记的是时任州通判王熙,眼见大水将淹没监狱,请旨已经来不及,便下令打开牢门,让犯人抗洪自救。事后,不光监狱保。溉烁衅涠,也一个没跑。这块碑不仅对研究洪水有价值,对司法研究也有价值。你奔走于政府相关部门,几个月后带人过去时,只能顿足长叹了。原来,质朴的村民出于好意,将河碑有字的一面埋到地下保存。谁知,下头是炼金的剩渣,字迹被强酸腐蚀,已经无法辨认。你手里的拓片成了孤本。

  那次你到乡下走亲戚,路上看到有一户人家正在砌院墙,上面有一块清朝初期的河碑,便亲戚也不串了,转身回家拿纸墨想要拓下来。可是等再回来时,村民等不及,已用錾子将碑文凿掉,主人说墙上有字“不吉利”。这个碑上的故事,从此像断线的风筝,再也找不回来了。渑池县东柳窝村发现的水位碑,更是成为考证黄河在道光二十三年(1843年)最大洪峰流量——每秒3.6万立方米的唯一依据。

  还有多少通黄河碑刻,正面临着同样的命运?你说:“我们眼下的文化研究,很多都是从资料到资料,从这个书上说到那个书上说,这些固然重要,但像碑刻这样的‘硬通货’,摆在那里会更加令人信服。”在离你老家只有几公里远的韶峰山下,1921年发现了仰韶文化遗址,正是里面出土的彩陶和小米,用铁一样的事实,向全世界证明了我国五千年的农业文明史。

  

  橘红色的夕阳,像一枚巨大的蛋黄,悠然地在河面上徜徉着。一朵浪花飞奔过来,纵身向上一跃,在它娇羞的脸庞上吻了一下。醉了的夕阳,软软地淌开来。黄河像红酒一样闪烁着琥珀色的光,幸福地奔向远方。

  黄河的大美,更激发了你内心的动力。心有不甘的你,低头继续在清同治七年(1868年),黄河在郑州古荣泽决口的地方寻找。据史料记载,因黄河决口,河道总督苏廷魁被革职留任,戴罪督办堵口工程,次年正月十五合龙,岸边立有一通“荥泽大工记功碑”,碑文由河南粮储盐道伊耕云撰写。因这里紧靠邙山,地势较高,史学界对决口一直有争议。也不知走了多久,天渐渐黑下来的时候,你的脚踢在半截静静卧在荒草丛中的石碑上。打开手电筒仔细辨认,果然是半截“记功碑”。你喜出望外,忘记了奔波一天的疲劳,扒开草丛四处寻找,荆棘把手划破也没察觉,终于在十多米外半人高的松蒿里,找到了另外的半截。碑文回应了人们的疑问:“且荥工十堡首受黄河出口之水……故口门不刷深,而水河不东溜,故过而东,则其害不可思议者?”

  1996年5月的一天,你风尘仆仆从开封回到家里,连日劳累,多年的老胃病犯了,老伴熬的药还没放凉,忽然听说灵宝市西路井村有一通乾隆年间调解水事纠纷的碑。你顾不上药烫,端起来“咕咚咕咚”一喝,起身又赶去了汽车站。400多里的山路,走到天已黑透,担心像那次一样碑被毁掉,便倦着身子在人家门楼下坐了一夜。后半夜老天不开眼,“噼里啪啦”下起雨来。不一会儿,雨就把衣服全潲湿了。第二天早上,这家的人打开门,还当是遇上了讨饭的,给你端来一碗玉米糁和一个馍。你已经习惯了吃“百家饭”,接过来边吃边说碑的事儿。经过多方打听,才知是传错了,不是西路井村,而是十多里外的鹿台村。村长看你难受地捂着肚子,主动派人套上驴车送你过去。否则,这么泥泞的山路,走过去不跌几大跤才怪呢!功夫不负有心人,终于在一个破旧的祠堂里,你找到了当地村民埋到地下的、关于解决水量分配的三通碑。后来经查资料得知,这三通碑曾发挥过重要作用。或者说,这三通碑大有来历。那是清道光年间,豫西大旱,老百姓为争水发生械斗,死了好几十条人命。此事惊动朝廷,道光皇帝下旨都察院尽快审清判明,以免激起民变。都察院会同开封、归德两府通判一并审理,仅用四个月的时间就交旨结案,各村百姓皆心悦诚服。原来,都察院祭出的“法宝”,就是在一位高人的指点下,“请”出了这三通碑:让老祖宗定下的规矩说话!

  在虞城县史志办,工作人员把厚厚一大摞县志抱出来,看着你那满头的白发,也是被你的执着感动,也是心里隐隐不忍,坐下来加班帮你查。你埋头在这古纸堆里查找了两天,终于如获至宝,在光绪二十一年(1895年)的分册里,查到洋洋洒洒数千言的《黄河堤防记》,又顺藤摸瓜,在豫、鲁、皖三省交界的一处黄河古道里,找到了这块大半埋在沙土里的碑。你激动地大声诵读起来,“天下之言水患者,古今皆以黄河为重。而雄湍骇浪如惊雷奔电,浩浩荡荡,田野废为巨津,禾稼没于洪波……圣天子纪元之始,即予以水患为重,凡沿路府县官衔,所受皆知河防事……”在附近锄地的农民,还当是碰到了疯子。

  有些碑在你看来,比到荒野里搜寻还要难呢!因是名人特别是书法大家题写,早作为镇馆之宝,争相被各类博物馆雪藏起来,而这些碑的史料价值却被忽略。这些,自然也在你的搜集范围。这些碑别人要以此居奇或生财,便不肯轻易让你拓。遇到这种情况,平时清高的你,只能陪着笑脸跟人家一遍遍说好话,上午说不通便下午再去。有一次因不放心你身体陪着一起去的老伴实在看不下去了,说:“老范,又没人给你下达任务,少一通碑天能塌、地能陷?走,咱不求他了。”你来到街上,耐心地给老伴讲这通碑的价值。等把老伴的思想做通,你又返回,把身上的路费和伙食费,全掏出来递了过去。人家被你的至诚打动,总算点了头。那一次,你和老伴靠亲戚帮忙才回的家。老伴说:“以后,再不跟你出去了,丢不起人!”你呢,却捧着拓片直乐。

  你前后在黄河两岸,走了3万多公里的路程,终于完成了碑的搜集。这些资料摞起来,足有两尺多高,接着是埋头分类整理,译文注释。在整条街上,你是最晚熄灯的一个,也是最早推开窗户坐到桌前的一个。由于过度劳累,有一次脑溢血,晕倒在书桌上,幸亏老伴发现得及时,才没有造成严重的后果。出院后,老伴、女儿、亲友一齐劝你多休息。你想的却是自已有可能哪一天突然撒手西去,留下没写完的书,这不和碑丢在荒原上一样可惜?于是当晚,你便又坐到了书桌前。

  老伴心疼地说:“你找回这么多的碑,将来可会有谁记得你的好?”你没有过多地去解释,拉着老伴的手,说:“黄河是中华民族的母亲河。人孝敬自己的娘,还不是天经地义的事儿?其他的不用去想。”你“嘿嘿”一乐,又说:“我活到这个年纪,才算真正理解‘老牛自知夕阳晚,不须扬鞭自奋蹄’这句话的意思了。”老伴还能说什么呢?默默地转身,下了一碗鸡蛋挂面端过来。然后,坐在一旁帮着你整理。

  

  2009年中秋节,月亮圆得像树梢上悬挂了一面镜子似的。十年磨一剑。你终于完成洋洋洒洒近200万字的鸿篇巨著——《中州百县水碑文献》,全书详细记录了中原区域,从大禹治水至东汉、三国、北魏、隋、唐、宋、金、元、明、清及民国各个时期,有关黄河水事活动的碑刻史料。

  你在方格里画上最后一个句号,对老伴说:“我以前总说你迷信,可今天,我要给老天上一炷香,他待我不薄呀!让我在有生之年,总算了了心愿。哪怕明天死,我也是笑着上路的。”老伴想想你这些年受的苦和累,心里像打翻了五味瓶,搌搌眼角的泪,说:“你的一番心血总算没有白费,这就好。”

  你理解老伴的心情,扶着桌子站起来,眼睛在屋里打量着。屋子里像点样的家具,就是靠墙摆着的长长一排5个老式书柜,里面满满当当全是书。眼前的书桌,只有3条腿,靠墙用4块方砖支着。书上是一副缠着胶布的老花镜。破旧的沙发前,在不用的煤球炉上放一块玻璃,算是吃饭、待客“二合一”的茶几了。

  你拉着老伴的手,眼睛也湿润了。老伴没有工作,这些年你1000多元的退休工资,除了给她留300元的生活费,其他全部都用在路途、打印、买书上了。对女儿的照顾更谈不上了,她出嫁后,一年也难得去看望几回。老伴和女儿不怪你,因为你对自己更狠。为了省钱,每次你出去都是背上一兜馍,凑合凑合就是一顿,住宿是哪家店便宜住哪家。偏远的地方,不通公交,你不舍得打车,“地走”是常有的事儿。说起来,在县城的副科级干部,也算得上是官了。可你住的,仍是五六十年代建的筒子楼。局里盖新楼,你这个“老资格”怎么都轮得上,可最终还是因为没钱放弃了。

  2010年12月,两块砖一样厚的、散发着浓浓墨香的《中州百县水碑文献》摆上你的案头。新书付梓之际,时任水利部党组副书记、副部长的鄂竟平得知这一情况,欣然题词:“传承水利文化,泽被华夏子孙”。这一年,你也以最高票被评选为“感动渑池十大人物”。

  你脸上露出欣慰的笑容,老伴指着封面上“范天平”三个字,说:“你搜集了1786通碑刻,等你百年后,让咱们女儿在坟头儿也给你立一通碑,上头这样写:“黄河两岸,与碑结缘”。你手拍着书,笑着说:“这书,就是第1787通碑,比啥纪念碑都要有意义得多。”

  来源:中国水利报 2021年1月7日

李良
责任编辑:尼冰琳
相关新闻
 
延河:流淌着红色基因
延安精神的水利传承
讲好延安黄河新故事
法治普惠“幸:印薄蕉坪雍游窬帧捌呶濉逼辗褪
元旦期间黄河凌情平稳
欢迎访问“中国水利”网_波多野结衣在线观看-日本道专区无码中文字幕-影视大全
     

主办:中国水利报社 设计制作/维护管理:北京激浪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不得复制或建立镜像
投稿信箱:abc@chinawater.com.cn 编辑部电话:010-63205285,18511059159 业务联系:010-63205284